<rp id="x9btp"></rp>

<ruby id="x9btp"><p id="x9btp"></p></ruby>

<address id="x9btp"></address><form id="x9btp"><strike id="x9btp"><i id="x9btp"></i></strike></form>
<video id="x9btp"></video>

<span id="x9btp"></span>

<dl id="x9btp"></dl>

    <th id="x9btp"></th>

    網站首頁 >> 法治宣傳 >> 以案釋法 >> 文章內容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23年裁判案例摘選

    [日期:2023-12-11]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一、江蘇東恒國際集團有限公司與江蘇省國際高新技術展示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破產清算轉和解案

    案例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23年第08期

    【案例要旨】:對于具備挽救希望和挽救價值的中小微企業,應積極引導企業通過破產和解程序解決債務危機。探索運用預表決規則,通過聽證程序征詢全體債權人意見,在轉入和解程序后根據已通過的表決規則,及時裁定認可和解協議,高效推進和解程序,推動中小微企業快速重生,實現穩市場主體保民生就業! 

    二、劉美芳訴常州凱瑞化學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決議效力確認糾紛案

    案例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23年第02期

    【裁判摘要】: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催告繳納或者返還,在合理期間內仍未繳納或者返還出資的,公司可以股東會決議解除其股東資格。但如公司股東均為虛假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部分股東通過股東會決議解除特定股東的股東資格,由于該部分股東本身亦非誠信守約股東,其行使除名表決權喪失合法性基礎,該除名決議應認定為無效。

    三、甘肅乾金達礦業開發集團有限公司與萬城商務東升廟有限責任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糾紛案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再23號

    案例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23年第01期

    【裁判摘要】:股東要求公司分配利潤的必要條件是提交載明具體分配方案的股東會決議。具體的利潤分配方案應當包括待分配利潤數額、分配政策、分配范圍以及分配時間等具體分配事項內容。判斷利潤分配方案是否具體,關鍵在于綜合現有信息能否確定主張分配的權利人根據方案能夠得到的具體利潤數額。如公司股東會決議確定了待分配利潤總額、分配時間,結合公司章程中關于股東按照出資比例分取紅利的分配政策之約定,能夠確定股東根據方案應當得到的具體利潤數額的,該股東會決議載明的利潤分配方案應當認為是具體的。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rp id="x9btp"></rp>

    <ruby id="x9btp"><p id="x9btp"></p></ruby>

    <address id="x9btp"></address><form id="x9btp"><strike id="x9btp"><i id="x9btp"></i></strike></form>
    <video id="x9btp"></video>

    <span id="x9btp"></span>

    <dl id="x9btp"></dl>

      <th id="x9btp"></th>

      日韩免费无码人妻一区